在今年保利五周年的春拍中,黄庭坚的《砥柱铭》以4.3亿元的成交价格刷新了中国艺术品的拍卖纪录,使它成为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一个标杆。“树大招风”,关于《砥柱铭》真伪的争论再起风云。

拍出4亿多元《砥柱铭》引真假之辩

河南书画藏家率先质疑

专家认为是黄庭坚晚年“变法”初期作品

率先“跳”出来质疑这件天价藏品的是河南书画藏家王保良:他认为“《砥柱铭》极可能是赝品!”

以4.368亿元刷新中国艺术品拍卖世界纪录的北宋大书法家黄庭坚作品《砥柱铭》,在成交一个多月后不断引来质疑,日前更有多家媒体报道一位河南藏家站出来直陈该作品是赝品。而多位对黄庭坚书法艺术有深入研究的专家却认定《砥柱铭》确是黄晚年“变法”初期的作品。

热衷收藏的王保良为了佐证自己的观点,还将家中收藏的与黄庭坚书法有关的影音制品、文字资料等都拿出来比照,在仔细研究了《砥柱铭》公开的照片后,提出三大疑点:一、大书法家错别字连篇;二、运笔青涩犹豫,没有黄庭坚自然随意的风格;三、日本友邻馆出售《砥柱铭》说明它的真伪未获业界认可。

收藏书画多年的河南人王保良认为,这价值4亿多元的《砥柱铭》是赝品。他将家中收藏的与黄庭坚书法有关的影音制品、文字资料等都拿出来比照,说《砥柱铭》的开头部分,80多个字就出了好几个错字。比如“祝”字,“礼”字偏旁都写成了衣字旁,而他家中搜集的黄庭坚作品的印刷集子,这两字都没有出过这样的错误。王保良还对比了《宋黄庭坚书松风阁诗卷帖》影印本,该帖也为行楷,字迹大小也与《砥柱铭》相近,《松风阁》中用笔顿挫奇崛,而《砥柱铭》几乎没有这种特征,不少地方运笔犹豫、顿涩,还有回描的痕迹。其实,因《砥柱铭》中没有作者黄庭坚的落款,其真伪问题一直以来也就成为大家争论的焦点。

保利不回应不评价

但对黄庭坚书法作品有着几十年研究的著名书法家、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黄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经过鉴定,他认为《砥柱铭》应该是黄庭坚54岁左右的作品,创作年代应该在1096年至1098年前后。黄君介绍,细读《砥柱铭》内容不难发现,这件作品是黄庭坚写给一位名叫杨明叔的友人的。

对此,保利方面将做何回应?本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了保利市场部的负责人,她告诉记者,自从王保良的质疑声一出,她正常的工作已被完全打乱,不得不疲于应付各家媒体的采访。

黄庭坚存世书法作品约有百件,黄君曾经遍览这些作品的原件或图版。他解释,如果将黄庭坚的这些作品按顺序排布起来,可以看出书法家风格流变的过程。《砥柱铭》是黄庭坚晚年开始改变自己的书法风格、进行“变法”初期的作品。其风格与后来的作品在笔法的提按、点画线条的起伏变化等细节上有一些区别也就不足为奇。

她相当激动地告诉记者,保利对此质疑的态度是:不回应,不评价。

在《砥柱铭》拍卖之前,拍卖方北京保利拍卖公司还曾经邀请台北故宫博物院指导委员会委员,也是国际上著名的黄庭坚作品研究专家傅申进行了鉴定。30多年前傅申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与考古专业攻读博士学位时,写的博士论文就是关于黄庭坚的书法艺术。而对于黄庭坚的这件作品,他写论文时列为黄庭坚“疑而不能下定语的”的作品。但是前不久在看到了《砥柱铭》的原件后,他终于断定为真迹。为此,傅申重新撰写了一篇两万余字的论文《从存疑到肯定———黄庭坚书〈砥柱铭卷〉研究》。在这篇论文中,傅申从《砥柱铭》的笔法结字、异写字、补笔以及书法家书风的变化等多个侧面进行了论证,并对质疑者的疑问进行了回应。比如,针对有人质疑《砥柱铭》中有两个“示”部的字:“祝”、“礼”,却写成了“衣”部,多了一个点;傅申提出:在唐代释大雅所集王羲之书《兴福寺半截碑》中的“祉”字,就是从“衣”部,有两点;元代书家杨维桢所写的“祝”字也有两点。如果这是伪造的,难道伪造者是故意要留下这马脚让人来挑剔识破吗?因此,这反而成了《砥柱铭》为真迹的有力辅证。

这位负责人说,《砥柱铭》上拍前是经享誉海内外的黄庭坚研究专家、故宫博物院客座研究员、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指导委员傅申认真鉴定,并手写了长达几万字论文,她本人也有幸亲自看到过这份手写论文。傅先生的论文《从存疑到肯定——黄庭坚书<砥柱铭卷>研究》至今仍挂在保利官网《砥柱铭》下。

金沙娱乐,傅申在论文中称,他“在三十五年前的黄庭坚研究论文中,对友邻馆墨迹本《砥柱铭卷》的真伪不能遽断而存疑,此疑一直延续到今年初,主要是没有时间尽全力去解疑。‘存疑’不等于否定,有疑而不解,风吹草动,莫不惊心,因此不论是对做学问或人生态度而言,是不健康的。因为‘疑心生暗鬼’。近期因《砥柱铭卷》易手之际,引起了众多的关注,故而重温旧题,较为细心地爬梳了此卷中的有关资料,以及参考手头已有的学者意见,一再地反复思考并自我辨正,得出了结论,如本文之标题所示,肯定此卷为山谷书风转换期的真迹。”

傅申认为:“此卷的书法风格,虽与晚年的几件基准作品略异,但从吾人理解,每位书家的发展过程而言,无不具有其历史价值,正如同早期有人存疑的山谷草书《廉颇蔺相如传》至今已被公认为重要真迹,其草书成就虽不及《诸上座》及《李白忆旧游》等,但无损于其价值,而且让我们见识到未现老态的壮年山谷。其实只要是黄庭坚这样与东坡齐名的诗人,及书史上宋四大家的地位,其片言只字,皆属可珍!更何况此卷长达824公分,从南宋初到清末的题跋长达621公分,外加卷首的山谷像,其总长约1500公分,内容丰富,历经南宋二大藏家王厚之及贾似道的收藏,虽非山谷存世作品之最,但较之蔡、苏、米诸家作品,实属罕见;较之曾巩的短纸,更属大巫!吾人能不珍之重之耶?”

愿接受国家级专家探讨《砥柱铭》

保利认为,王保良所谓的质疑完全是一次炒作,质疑者完全谈不上是这方面的研究专家,只能算是收藏爱好者。保利市场部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如果现在是故宫博物院的有关专家对《砥柱铭》卷的真伪存疑,这是学术讨论,按照《拍卖法》保利虽然不承担“保真”的责任,但保利愿意接受国家级的专家对此进行的学术讨论。最后,她也对记者表达自己的质疑——鉴定真伪是对比科学,河南博物馆有宋画吗?黄庭坚的真迹几乎都在海外,此收藏爱好者是如何进行对比,从而认为《砥柱铭》卷是赝品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