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拥有1.2万亩森林的小山村,一位为村民默默奉献16载的老支书—— 吴长洲:一个人“富”了一个村

www.55555.com 1

吴长洲在检查防火通道建设情况

  中国绿色时报2月17日报道(记者  张兴国  通讯员 
韩国金)
 南官山村创下了山沟里的奇迹。
  南官山村位于山东省蓬莱市村里集镇、崮山脚下。放在过去,这里就是穷乡僻壤,而如今的南官山则被亲切地称为“南山花园”。
  村支书吴长洲就是奇迹的创造者。
  “世外桃源”初印象   “他为村民做了很多事情,很有威信,村民都很信赖他。”同行的蓬莱市林业局同志的话,让《中国绿色时报》记者对村支书“未见其人先闻其名”。汽车沿着山区公路向前行驶,路的尽头就是南官山。这条路是村里通往外界的唯一通道,与相接的大路相比,不算规范。
  整齐的房子、干净的街道、优美的环境、清新的空气,这是南官山村给人的第一感受。有山有水有美景,没有外面世界的喧扰,被青山绿树环抱,南官山像个“世外桃源”。
  进入村委会的会议室,“省级文明村镇”“省造林绿化十佳标兵”“烟台市先进党组织”等几十个荣誉称号,让人对脚下这个村子好感倍增,也更加好奇,村支书究竟是怎样的一位人物。
  从荣誉室出来,吴长洲已在办公室门口等候,消瘦的脸庞与一米八的身材反差明显。上前,吴长洲主动握手,64岁的老人依旧充满了力量,脸上焕发着十足的精气神。
  “开山辟路”创奇迹   办公室里,对话很自然地展开。“生态环境一定要搞好,”见记者坐好,吴长洲主动抛出了话题,“一定要把山绿化好,保护好生态不容易。”
  谈到南官山的绿色生态,必须要说南官山的路。
  “要想富,先修路”,老百姓都认这个理。对南官山而言,“路”有着更加深远的意义。可以说,路是南官山村的经济命脉,也是生态命脉。路对南官山村民来说,有一种情结在里面。
  16年前,南官山没有公路,几乎与外界“绝缘”,四面的山上除了稀疏的松树,难得见到成片的树木。村里的苹果要靠车推、肩挑运出去,成不了规模、影响了卖相,百姓的生活“走投无路”。
  就在这个时候,吴长洲决定放弃每年收入近10万元的生意,回村竞选村支书。“不图啥,就是想为村民们做些事。”这是吴长洲保持多年的信念。
  “为老百姓一年干一件大事。”村民王维军告诉记者,这是吴长洲当时对全村人许下的承诺。1998年,当上村支书的第一年,吴长洲决定要为村民开出一条路。
  “苹果要下树了,必须要在10天内把路修好,把苹果运出去。”眼看村民手里的苹果又要卖不上好价钱,吴长洲给自己下了军令状。他召集党员干部连开两天会议,作了详细的分工,组成了以自己为首的突击队,还有备料组、运料组。开山劈石、运石下山,吴长洲总是冲在前面。他的干劲,感动了所有人。修路这段时间,没有一个村民待在家里。
  没有现代化的设备,吴长洲还是带领全村上下,仅用8天时间就手工打造出一条长3.5公里、宽5米的路,比计划还提早了2天。有了路,当年苹果就多卖了100多万元。
  通了路,吴长洲开始调整果树品种结构。他到外地学习技术,发动全村发展了板栗、核桃,种植结构丰富了,村民钱包也鼓了,一年收入少则十几万元,多的能达到二十几万元,村民生活水平今非昔比。
  因过度劳累,吴长洲患上了胃静脉曲张和严重的肝硬化,以前100公斤重的山东大汉,变成了只有65公斤的瘦老头,但他的脚步没有停下。
  “绿色奇迹”保明天   村民富了。望着大片的荒山,吴长洲认为时机到了,“不能叫这个山光秃秃的,一定要让它美起来!”带着这种质朴的想法,吴长洲开始动员村民。他说:“做老百姓的工作很不容易,但每做一件大事,都要依靠群众。”吴长洲多次召开群众代表会议,全村上下再一次统一了想法。2001年,造林工程开始。
  造林初始,吴长洲提出林木、果木一起上,植树造林和其他工作一起上,村里村外一起上。面对四周的大片秃山,似乎全然不想即将面临的困难。
  吴长洲是位能人,困难迎面而来、迎刃而解。没有种树资金,他就跑到市里申请。要来了钱,他要求“一分钱干一分半钱的事”;要来了树苗,他领着村民就上山栽植。艰难的过程被村民高涨的热情稀释。树苗栽完,吴长洲又打起了钱的主意。他开始向银行贷款,钱不够,就带头掏钱,村委拿大头,村民拿小头,就这样,一片接一片的山头绿起来了。
  南官山绿了,但绿在眼前,相距较远的地方仍然荒秃着。步行进山栽树,会加大人力物力投入,而且周期太长,吴长洲想到了办法,“树栽到哪儿,路就修到哪儿”。他再次动员大家发挥“愚公移山”的精神,硬是在大山之间开辟出一条长35公里、宽5米的环山公路。有了这条生命路,绿色血液被送进了大山,四周的荒山慢慢都绿成了片。
  经过13年的努力,吴长洲和村民为南官山勾画出一幅1.2万亩的森林画卷。“一片片光秃的山,绿起来了。”吴长洲笑逐颜开。
  护林爱林有一套   吴长洲和南官山的智慧远不止于此。吴长洲深知护林比种树难,为了避免“年年栽树不见树”的尴尬,他制定了一套护林方案。“保护好一片生态,利用好一片生态。”他要求党员干部带头,全村人一起上,将山上林子的管护责任分包到户,包林到干部,实行集中保护、集中管理。他发动群众,让大家监督,杜绝一切火源进山。还制订了村规民约,“冒烟了绝对不行,见烟就罚!”吴长洲的态度异常坚定。
  “大家的林子,大家管。”吴长洲还依托义务工制度,村民轮流上山,义务建设,义务护林,为家园作出自己的贡献。全村人保护森林的意识空前统一,这不仅是南官山人集体的荣誉感,更是作为南官山村民的责任感。目前,吴长洲和村民已构建起一个群防群护的护林体系。他说:“没有严格的制度,保护好一片林子不容易。”南官山村在做着一篇生态的大文章。
  为了保护好这片绿色,森林防火措施也在不断完善建立。村里集中购置了一批灭火器材,在山上修建了蓄水池,安装了高压水泵。但是,吴长洲还不放心,在蓬莱市政府的支持下,他又在山上开通了一条长3000米、宽10米的防火通道,为南官山的绿色又增添了一道保护屏障。吴长洲说:“我希望我们能给子孙后代留下一片山林。”16年来,南官山没有发生过一次山林大火。
  一心一意促发展   如今的南官山,森林面积增加了,水土保持住了,村里还多了一条1500米的绿化带,森林覆盖率达到了95%,山上的水源不仅多了并且可以直接饮用。这一切的改变,使南官山成了名副其实的“南山花园”。吴长洲带领百姓艰苦创业、持之以恒的精神,被誉为“南官山精神”。
  吴长洲的坚持,换来了南官山的青山绿水,但他仍在继续。每年蓬莱市林业局都会向南官山无偿提供树苗,利用这些树苗,南官山将把绿色向大山深处继续延伸。
  “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为民着想。想之于民,为之于民。实事求是,干真事,干实事。”南官山老支书王维东的话,对吴长洲16年的事迹作了全面真实的评价。
  对于南官山今后的发展,吴长洲胸有成竹。他将把果业和旅游业相结合,通过招商引资,开发南官山的生态旅游资源,打造蓬莱南部农家生态休闲旅游特色村,让更多的人走进来领略自然之美,带动村子生态旅游产业的发展,把森林的经济回报回馈于民。
  未来,绿色生态产业将筑起南官山美好的明天。
  “想做的事必须要做,不是为了个人,是为了全村!”这是吴长洲的性格,也是吴长洲能够创造南官山奇迹的原因。

——追记省赫章县海雀村原党支部书记文朝荣

今年2月11日,身患癌症的老支书文朝荣走了,去和他喜爱的华山松永远相伴。

www.55555.com,文朝荣,省赫章县海雀村原党支部书记。20多年来,他带领全村人执着种树,把曾经“风一刮黄沙漫天,雨一来泥沙俱下”的荒山秃岭,变成了层峦叠翠的万亩山林。

因为种树,海雀村实现了从苦甲一方到林茂粮丰的巨变。

因为种树,海雀村民勇敢地向荒山要绿地,把一个极贫村变成了美丽的村寨。

战贫困从种树开始

“当年的海雀,山上一棵像样的树也没有,村民住的是杈杈房,吃的是野菜,种的苞谷根本长不高……”海雀村民罗招明向《中国绿色时报》记者描述着30年前的海雀村。

为填饱肚子,海雀村民一度毁林开荒、砍树盖房,把30多个山头变成“和尚坡”。即便这样,海雀村民依然无法摆脱饥饿和贫困。

眼看村子越垦越荒,越垦越穷,村支书文朝荣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一天,文朝荣像往常一样吃过午饭去山上挖地,还没到山顶的沙地里,天色骤变,狂风卷着沙尘向海雀村袭来。狂风过后,文朝荣赶回寨子,看见村里的几栋杈杈房被狂风扯得支离破碎。文朝荣暗下决心:“老天不开眼,我们偏要活,一定要与风沙战斗,否则海雀人就活不下去了。”

如何带领村民对抗风沙,摆脱这苦日子?文朝荣想到种树:“只要山上有树,就可以把风沙挡住,山上有林就能保山下,有林才有草,有草就能养牲口,有牲口就有肥,有肥就有粮。”

说干就干,文朝荣召开大会,动员村民种树。

“连饭都吃不饱,哪有力气种树?”“树能当饭吃?”动员会还没开完,就引来大多数村民的激烈反对。村民想不通,文朝荣便与另外两名苗族村干部商量:“做通村民的思想工作需要时间和耐心,我们先把树苗找到,带头做给大家看。”就这样,三名村干部白天干农活,晚上挨家挨户搞动员。一次说不通,两次,两次说不通,就三次、四次。“当时,老支书从距离海雀村100多公里的水塘乡林场找来苗木。村干部白天带头示范种树,晚上就挨家挨户地搞动员,光是我家就来了6次。”当年极力反对种树的村民王光德如今已
是护林队队长。

群众思想基本统一后,文朝荣又为造林苗木犯了难。为了找到苗木,他每天早早地起床,一边向乡里汇报,一边往周边的村子和乡镇跑,各级干部被他的精神打动了,林业部门免费提供给海雀村100亩华山松苗。1987年冬天,文朝荣带领全村200多名青壮年顶风冒寒,开启了海雀村植树造林绿化荒山的历史。

“和尚坡”变万亩林海

要在石漠化严重的高山陡坡造林绝非易事,文朝荣选择了一条困难重重的险路。

为寻找合适的造林树种,文朝荣四处请教专家、实地调查,最终选定了华山松这一抗寒耐贫瘠的树种。他把自家的口粮田改做苗圃,白天带着两个儿子在地里育苗,晚上在油灯下钻研造林技术。

“老支书对我们种树的要求非常严格,我当时不懂事,经常挨骂,但每次都是心服口服。”罗招明回忆起那些与老支书一起种树的日子依然记忆犹新。时年18岁的罗招明对种树有些抵触,一天傍晚,罗招明的肚子饿得咕咕叫,可还有100株树苗没有栽,于是他就把两三株树苗栽在了一个树坑里。文朝荣发现后大为光火:“你这样栽树是在浪费树苗,我们栽树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我们全村人,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大家完成了栽种任务,老支书叫住了罗招明,递给他一个苦荞粑说:“我晓得你今天饿了,先吃吧。”

在文朝荣的带领下,1987年冬天,村民们在几座山头栽种了800多亩华山松。

第二年春天,种下的苗木长势很好,林下的草也日渐茂盛。村民看到了希望,种树的热情越来越高。入冬后,文朝荣每天半夜三更就起床为大家煮洋芋,天一亮就背着洋芋上山,带领村民继续种树。当年除夕下着小雨,依然在山上种树的村民冷得直发抖,带去的十多斤洋芋中午就被吃完了。见大家种树辛苦,文朝荣把妻子攒了给姑娘坐月子吃的100个土鸡蛋煮了。“树、树、树,你就知道栽树,婆娘娃娃都不如你的一棵树。”妻子李明芝气不过,蹲在门口哭了起来。“栽树也是为了全村人好,我是村支书,不能看着大伙饿肚子呀。”文朝荣把妻子哄进屋,上山给村民们送去了香喷喷的煮鸡蛋。

“1987年到1989年连续三个春节,父亲和我们都是在山上度过的。我们连续3个冬季都在种树,全村30多个山坡全种上了松树苗。”文朝荣的二儿子文正友说,那3年,文朝荣带领村民绿化荒山1.16万亩。

难以割舍这片山林

“这片山林就像他的孩子,他呵护苗木的耐心甚至胜过呵护儿女。”妻子李明芝说,自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种树,文朝荣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看护树林上。天一亮,他就拿着镰刀上山巡护,晚上村民收完牲口才放心回家。

文朝荣组建了护林队,巡护全村一万多亩华山松。他还拟定了“四个严禁”林木管理准则,写进村规民约,严禁在林内放牧、毁林开荒、放火烧山、乱砍滥伐。

1992年的一次巡护中,护林队员发现邻村有村民随意放牲口破坏了林木,便去理论,被几个村民打伤。文朝荣得知情况后,立即召集二三十位村民连夜赶往邻村,说服当地村民答应不再破坏海雀的林子,并支付了受伤护林队员的医药费。自此,牲口破坏海雀林地的情况越来越少。文朝荣还争取到乡林业站的支持,给他的护林队员办理了赫章县护林人员工作证,有序开展护林。

从村党支部书记岗位上离任后,文朝荣一直担任义务护林员。除杂草、防火、防盗、防病虫害,多年风雨无阻,守护着这片山林。

2013年7月,老支书病倒了。术后,回到海雀休养的文朝荣仍放心不下那片山林。“过世的前些天,父亲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但他还是放心不下林子,拄着拐杖又巡山护林去了。”现任村委会主任的文正友说,父亲临终前还在叮嘱他,“要和老百姓一起把这片林子管好,如果这片林子没了,海雀就毁了。”

临终前,文朝荣把这些守护多年的林木托付给了51岁的苗族汉子王光德。老支书紧握着王光德的手叮嘱:“光德啊,一定要守住这片林子,有了这林子才有了咱村子现在的好日子,这是咱们留给子孙后代的财富呀,一定得守住……”“您放心,我一定会帮您守好这片林子。”王光德接过了护林队长的重任,他每次巡山都要到老支书的坟前,默默地和老支书说几句心里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