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李可染画作《万山红遍》创下的拍卖天价新纪录,有关这幅作品的来龙去脉也在近日的微博上成为讨论热点。一个用户名为“art张益茂”的微博发出:“李可染的《万山红遍》由湖南电广下属中艺达晨送拍……我们所熟知的还有中国嘉德天价拍出张仃旧藏的齐白石《樱桃》,也是中艺达晨购入。”

  在A股市场中,时常能见到一些上市公司由于业绩不佳,出现亏损。为了扭转局面,不被“st”,这些企业也是绞尽脑汁。

《万山红遍》让中艺达晨赚2亿多

  有通过控制成本、优化人员结构来实现扭亏的上市公司;也有凭售卖房产、子公司等资产,或是剥离亏损业务来完成盈利的;还有靠抛售早年间买入的白马股股票,赚取理财收益来使其一夜间由“巨负”变为“巨富”的……

虽然买家是谁还不清楚,但这条有关卖家的消息已足够引人关注要知道,2011年在中国嘉德以4.255亿天价买下齐白石《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的,正是这个全名为“北京中艺达晨艺术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买家。当时盛传是湖南电广传媒集团,其实就是集团旗下的中艺达晨。

  总之,只要能继续在A股市场“混”,就得想尽一切办法。这一次费尽心思扭亏的是电广传媒(行情000917,诊股)。

在网上,输入这四个字,便可迅速查询到这家大手笔的公司此前的收藏:北京翰海2006年春拍,3300万元买下徐悲鸿的《愚公移山》;中国嘉德2010年秋拍,2408万元拍下齐白石的《樱桃》;香港佳士得2007年春拍,3504万港币买下李可染这幅《万山红遍》。五年之后,仅这幅《万山红遍》便让中艺达晨净赚2亿多!

  2.088亿元的一笔关联交易

中艺达晨2006年试水艺术投资

  2018年12月15日,电广传媒公告称,公司子公司湖南省有线电视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有线集团”)将《愚公移山》布面油画以2.088
亿元(含税)的价格出售给湖南广播电视台。

据《投资有道》杂志去年报道,中艺达晨是湖南电广传媒董事长龙秋云十分看重的公司。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就有朋友向龙秋云推荐关注艺术品投资。由于条件不成熟,电广传媒一直没有动作,直到2004~2005年,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快速增长令集团最终做出了决定。

  据了解,本次交易定价是基于油画的评估价值,第三方评估公司选用市场法评估结果作为评估结论。徐悲鸿《愚公移山》布面油画的评估基准日2018
年 11月 10 日,评估价值为2亿元。

2006年初,电广传媒搭建了一支投资团队,在2006年春拍时开始进场试水,一进场就有大手笔,如上面提到的《愚公移山》;随后是2007年的《万山红遍》、2010年齐白石的《樱桃》……根据电广传媒的年报,到2010年,电广传媒在艺术品投资方面的自有资金投入超过5亿元,收藏了170多件近现代艺术精品,所有的交易均通过拍卖行进行,以保证交易的透明度。

  根据协议,《愚公移山》的价款分两次支付,湖南广播电视台应于本协议生效后5个工作日内支付首期款人民币1亿元;画作交付后5个工作日内,湖南广播电视台应付清余款人民币1.088亿元。

不过,在媒体宣传方面,中艺达晨极其低调。曾专访了中艺达晨董事长兼总经理章臻胜的《投资有道》主编叶矛表示,他们杂志与中艺达晨同出一家投资方,因此得以“近水楼台”,但因为中艺达晨的谨慎,这篇目前介绍公司最详尽的稿子压了半年才见诸媒体。

  实际上,电广传媒与交易方湖南广播电视台关系颇深。公开资料显示,两家公司均位于长沙金鹰影视文化城,该地为湖南广电的大本营。

中艺达晨投资策略总监冯云国表示尽管相关消息和背景介绍已经比比皆是,他听到《万山红遍》仍立刻躲闪:“不知道,这事我不知道,我再问问。”随即拒绝了采访,“以后再说吧。”

  电广传媒的第一大股东湖南广电网络(行情600831,诊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背后的全资股东为湖南省国有文化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根据湖南省委、省政府2018
年下半年有关湖南广电整合改革的相关精神,湖南广播电视台与电广传媒构成关联关系。

专家:高价成交是必然也是偶然

  5个月前,《愚公移山》因未达1.9亿元最低成交价而流拍

近年来,随着中国书画的升温,李可染作品价格连年翻番。据相关数据统计,李可染国画个人指数从2004年开始一路上扬,作品成交额在2011年春季达到顶峰。2011年秋季达到每平方尺1353280元。

  “愚公移山”出自《列子路汤问》,后世用以比喻知难而进、有志竟成的行为。

资深艺术研究者西沐表示,高价成交是必然也是偶然。说必然是因为从美术史的角度,李可染无疑有这种市场价值潜力;偶然的一方面是指,在大环境不稳与市场失范现象增多的双重打压下,买家会更多地考虑艺术品资产价值稳定性与流通性,一旦顶级的作品出来,市场一定不会放过。

  此次出售的标的为徐悲鸿的《愚公移山》,该作品创作于1940年,为布面油画,是炮火中幸存的画作,不仅是徐悲鸿油画生涯的高峰,也是中国民族救亡史的重要注脚,展示了徐悲鸿作为现实主义绘画大师在中西绘画融合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

  该幅画是电广传媒于2007
年通过北京瀚海拍卖有限公司组织的拍卖取得,最终取得价格为2800
万元。2018年 5
月21日,电广传媒与其子公司湖南有线集团签订《资产抵债协议》,约定将徐悲鸿的《愚公移山》抵偿公司所欠湖南有线集团债务。故该画的所有权人为其子公司湖南有线集团。

  2018 年6
月,湖南有线集团将《愚公移山》委托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拍卖,约定最低成交价为1.9
亿元。

金沙娱乐,  6 月18 日,《愚公移山》在嘉德艺术中心公开拍卖,起拍价为1.2
亿元,现场买家纷纷举牌,并有电话委托买家加入,当买家举牌到1.89
亿元的时候,再无买家举牌。最终因举牌价未达到委托最低成交价,导致该幅画未拍卖成功。

  而本次《愚公移山》2.088亿元的交易,也创下了中国油画价格的世界纪录。

  业绩不够,卖画来凑

  靠卖画获得了近10倍的投资收益,对电广传媒来说,这并非只是获利,更多的是为了“救命”。

  2017年,电广传媒营收87.41亿元,归母净利润为-4.64亿元,这也是其自1999年上市以来的第二次亏损。上一次亏损还是在2006年,当年归母净利润为-0.11亿元。

  2018年年中,电广传媒的归母净利润为-0.35亿元。但截止到三季度,短短三个月,其亏损已扩大至-1.35亿元。

  所以,结合其业绩情况,蓝鲸推测6月的那次拍卖很大程度上是在为本次交易做“演习”。

  蓝鲸注意到,在电广传媒2017年9月6日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其有曾简单介绍过公司的艺术品投资情况。

  从2006年涉足艺术品投资领域,电广传媒的投资藏品涵盖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张大千、林风眠、傅抱石、李可染、靳尚谊等中国近现代书法艺术大师艺术精品,也取得较好的退出收益。

  以李可染的《万山红遍》为例,2007年,电广传媒在香港佳士得春季拍卖会上以3504万港元拍下李可染的《万山红遍》。2012年6月份,《万山红遍》以2.93亿元人民币成交,仅退出收益就高达两亿多元人民币。

  电广传媒手中究竟握有多少件藏品?2013年11月1日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有介绍称,公司以中国近现代大师的作品为投资重点,投资的作品包括齐白石、徐悲鸿、傅抱石、李可染、黄宾虹、谢稚柳、林风眠、张大千、吴昌硕等中国近现代名家170多件艺术精品。

  近年来,电广传媒的这些艺术品鲜有出售,估测截至目前仍有160多件。

  截止今年年中,电广传媒存货的账面余额为29.13亿元,其中经营性艺术品的账面余额为9.13亿元。可见,电广传媒手中仍握有大量可增值储备。

  调节利润“双辅助”:对子公司增股和出售子公司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在卖画的同时,电光传媒还花了7527.89万元从自家的高管手中买下了其参股公司深圳市达晨财智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晨财智”)20%的股权,该公司的主营业务为创投业务。

  电广传媒原本对达晨财智持股35%,经过此次交易,持股比例增至55%。

  蓝鲸留意了下达晨财智近期的主要业绩指标,其利润率简直惊为天人。2017年,达晨财智营收2.03亿元,归母净利润就有2.02亿元;截至2018年三季度,达晨财智营收2.04亿元,归母净利润1.89亿元。

  投资回报率高,或许便是电广传媒看上达晨财智的主要原因。这意味着多购入的这部分股权,多少能为其业绩扭亏起到一定的振提作用。电广传媒也在描述交易对公司的影响时“无不自豪”地表示,该举措有利于分享创投业务收益,加强对达晨财智的控制力。

  除了卖画和对子公司增股外,电广传媒像其他上市公司一样,也选择了靠卖子公司股权来保业绩。

  今年上半年,电广传媒分别挂牌转让了深圳市亿科思奇广告有限公司60%的股权,深圳市九指天下科技有限公司17.484%的股权,和湖南圣特罗佩企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70%的股权。

  其中,亿科思奇60%股权的出让有最新进展,由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九家机构,以联合受让方式摘牌,受让总金额2.76亿元。其余子公司的股权出让仍在进行中。

  总结下来,就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电广传媒2018年扭亏的可能性较大。短期内被带帽的风险或许可以躲过,但未来是否还会面临亏损的坎儿,还真不好说……(蓝鲸产经
贾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