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乐 1

今年春拍,香港蘇富比将于4月5日及6日两场拍卖中,呈献共187件现代及当代东南亚艺术作品,总估价逾7,700万港元/990万美元*。4月5日举行之「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将带来16件精彩作品,全部出自东南亚名闻遐迩的艺术家之手,包括印尼、新加坡、印欧地区的现代艺术大师,如苏佐佐诺(S.
Sudjojono)、苏加那•克尔顿(Sudjana
Kerton)、阿凡迪(Affandi)、钟泗滨(Cheong Soo
Pieng)、罗莫尔多•罗格泰利(Romualdo F.
Locatelli);以及当代画家罗纳德•温杜拿(Ronald Ventura)、米斯尼亚迪(I
Nyoman Masriadi)及艾珠•克里丝汀(Ay Tjoe
Christine)等,不少作品皆首现拍场,令人目不暇给。4月6日举行之「现代及当代东南亚艺术常设拍卖」则推出171件拍品,尽显东南亚地区独具一格的艺术面貌,以及浓厚精彩的文化传承和底蕴。

印象派及现代艺术

蘇富比东南亚艺术部主管莫锦川表示:“蘇富比现当代东南亚艺术于2013年秋拍录得历来最佳拍卖成绩,总成交额高达逾两亿港元。如此佳绩,足证全球藏家对东南亚艺术持续追捧,并同时进一步巩固蘇富比在市场的领导地位,让我们能征集更多高质素东南亚艺术杰作,于即将举行之春拍以飨藏家。

2月4日,伦敦佳士得率先展开“超现实主义艺术”专场拍卖,25件拍品全部成交,总成交额达到2,497万英镑,其中比利时画家勒内·马格里特(RenéMagritte)创作于1928年的《夜幕下的猎人》以657.85万英镑的成交价格拔得全场头筹。良好的开局也预示着伦敦本季拍卖不凡的表现。

4月5日之晚间拍卖会将云集东南亚艺术的顶尖作品,多幅首现拍场且来源有序的珍稀现代艺术瑰宝更成其中亮点。是次晚间拍卖推出的13件现代艺术作品中,12件从未现身拍场,令人引颈以待。拍卖焦点为印尼著名画家苏佐佐诺(S.
Sudjojono)富含寓意之精彩画作《蒂博尼哥罗王子率军亲征》,在其艺术生涯中,苏佐佐诺仅两度以印尼民族英雄蒂博尼哥罗王子为创作主题,是次上拍的作品即为其一,珍贵非常。蘇富比非常荣幸获委托拍卖此重要画作,相信定必吸引世界各地藏家热烈竞投。”

紧随其后的是伦敦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最终,40件拍品共计收获1.52亿英镑的总收入,创造了伦敦拍卖的纪录。这也难怪佳士得印象派与现代艺术部主管兴奋地表示:“这是历史性的结果,是伦敦最好的拍卖成果之一。”全场最高价拍品来自于西班牙立体派画家胡安·格里斯(JuanGris),他创作于1915年的作品《静物与桌布》以3,480.25万英镑成交,远远超过1,200万-1,800万英镑的估价,同时这件从未进入过拍场的作品也创造了立体派作品的拍卖纪录。排名第二的是毕加索1955年创作的油画《椅子上穿土耳其服饰的女人》,作品主角是艺术家的第二任妻子,最终以1,688.25万英镑成交。蒙德里安1930年的经典画作《黄蓝习作二号》以1,240.25万英镑成交,位列全场第三。加上2月5日举办的“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日场拍卖取得的1,199.87万英镑,以及“印象派及现代艺术纸上作品”拍卖收获的539.21万英镑,佳士得在印象派及现代艺术以及超现实主义艺术门类the-Communist-Party-of-China计收获总额1.96亿英镑。

4月5日,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

尽管佳士得的表现已经相当完美,但是与随后进行的苏富比同类别拍卖相比,还是略逊一筹。2月5日,伦敦苏富比举办“印象派、现代及超现实主义艺术晚拍”,共计89件作品上拍。总成交额高达1.63亿英镑。其中,卡米耶·毕沙罗1897年的作品《春天清晨的蒙马特大道》以1,968.25万英镑成交,并夺得全场最高价,这一价格是预估价的5倍。这件作品被认为是近10年来拍卖场上最重要的印象派作品,最初属于犹太实业家、收藏家马克思·西尔博伯格。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被纳粹胁迫并被夺走了所有的藏品,他本人也死于集中营。2000年,该作品被归还给他的家人。除此之外,梵高的作品《男人出海去》以1,688.25万英镑成交;毕加索的作品《构图(米诺陶洛斯构图)》以1,038.65万英镑成交,位列全场第三。

印尼-现代艺术 
印尼艺术家苏佐佐诺被誉为「印尼现代主义之父」,其创作深受民族主义理念影响。今季上拍的《蒂博尼哥罗王子率军亲征》(见右图及首页),在在反映出画家的透彻视野及政治主张。此画作于1979年,讲述印尼民族英雄蒂博尼哥罗王子为反对荷兰殖民统治而揭竿起义,在爪哇战争(1825–1830)中勇挫敌军的英雄事迹。印尼多年来均处于外交政治和民族革命斗争之中,动荡不安引发国家身份认同危机。苏佐佐诺把画作化为社会评论,以荷兰殖民主义者相比当时印尼政府,阐述人民坚定不移的信心在政治和思想专制下所能发挥之力量。《蒂博尼哥罗王子率军亲征》充满着力量、热情与希望,表达苏佐佐诺对国家的尊敬与忠诚。这幅精彩之作将于今季首现拍场,定必引起藏家们热烈争夺。
金沙娱乐,西班牙立体派首破记录

次日,苏富比再次举办“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日拍”,424件拍品收获5,253.5万英镑的总成交额,加上前天晚上的拍卖,伦敦苏富比在印象派和现代艺术门类的拍卖the-Communist-Party-of-China计收获2.15亿英镑,略高于伦敦佳士得。此前,佳士得和苏富比拍卖行从未在伦敦吸引如此多的竞拍者。据两家拍卖行表示,近年来,一群藏品极度丰富的收藏家逐渐出现,推动竞拍价格持续走高。尤其是苏富比,相关人员表示,“这次纪录意味着5年内近5倍的价格增长,并成为最高水平的拍卖成果,竞拍者多样化的国际身份也是前所未有的”。

2月4日,伦敦佳士得率先展开“超现实主义艺术”专场拍卖,25件拍品全部成交,总成交额达到2,497万英镑,其中比利时画家勒内·马格里特(René
Magritte)创作于1928年的《夜幕下的猎人》以657.85万英镑的成交价格拔得全场头筹。良好的开局也预示着伦敦本季拍卖不凡的表现。

战后及当代艺术

紧随其后的是伦敦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最终,40件拍品共计收获1.52亿英镑的总收入,创造了伦敦拍卖的纪录。这也难怪佳士得印象派与现代艺术部主管兴奋地表示:“这是历史性的结果,是伦敦最好的拍卖成果之一。”全场最高价拍品来自于西班牙立体派画家胡安·格里斯(Juan
Gris),他创作于1915年的作品《静物与桌布》以3,480.25万英镑成交,远远超过1,200万-1,800万英镑的估价,同时这件从未进入过拍场的作品也创造了立体派作品的拍卖纪录。排名第二的是毕加索1955年创作的油画《坐在扶手椅上身穿土耳其服装的女人》,作品主角是艺术家的第二任妻子,最终以1,688.25万英镑成交。蒙德里安1930年的经典画作《蓝与黄色构图2号》以1,240.25万英镑成交,位列全场第三。

就在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拍卖后几天之后,两家公司又在战后及当代艺术版块展开激烈争夺,这一次伦敦佳士得在成交结果上占了上风。

本来佳士得本场拍卖还应该有更好的表现,只是他们最后取消了西班牙画家胡安·米罗(Joan
Miró)的85件作品的拍卖。这些首次进入拍卖市场的作品备受期待,但经历多番曲折后,佳士得拍卖行最终决定取消拍卖。自2008年把葡萄牙政府把葡萄牙商业银行收归国有以来,这些作品就归葡萄牙政府所有,其拍卖目的是缓解国库紧缺,但却受到葡萄牙文化保护者和一部分反对派的反对。佳士得拍卖行认为“这样的情况对潜在的竞拍者缺乏足够的保障”,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些作品今后不会再出现在拍卖市场上。不过,加上2月5日举办的“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日场拍卖取得的1,199.87万英镑,以及“印象派及现代艺术纸上作品”拍卖收获的539.21万英镑,佳士得在印象派及现代艺术以及超现实主义艺术门类中共计收获总额1.96亿英镑。

2月12日,伦敦苏富比率先举办“当代艺术晚拍”,共有59件作品上拍,57件作品成交,总成交额达到8,797.15万英镑。其中,德国画家格哈德·里希特1932年的作品《墙》以1744.25万英镑成交,位列全场第一。美国著名抽象派艺术大师赛·托姆布雷(CyTwombly)创作于1964年的《无题(罗马)》以1,217.85万英镑成交,安迪·沃霍尔创作于1973年的《毛泽东》也表现不俗,作品估价500万-700万英镑,最终以758.65万英镑成交。此外,里希特的另外一件作品《抽象画》也创造了400.25万英镑的成交价,位列全场第6高价。

2月5日,伦敦苏富比举办“印象派、现代及超现实主义艺术晚拍”,共计89件作品上拍。总成交额高达1.63亿英镑。其中,卡米耶·毕沙罗1897年的作品《春天清晨的蒙马特大道》以1,968.25万英镑成交,并夺得全场最高价,这一价格是预估价的5倍。这件作品被认为是近10年来拍卖场上最重要的印象派作品,最初属于犹太实业家、收藏家马克思·西尔博伯格。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被纳粹胁迫并被夺走了所有的藏品,他本人也死于集中营。2000年,该作品被归还给他的家人。除此之外,梵高的作品《男人出海去》以1,688.25万英镑成交;毕加索的作品《构图(米诺陶洛斯构图)》以1,038.65万英镑成交,位列全场第三。

隔天,苏富比的“当代艺术日拍”继续上演,上拍的259件拍品总共收获1,655.715万英镑,其中,赵无极的作品《15.11.88》估价30万-40万英镑,最终以74.65万英镑成交,成为全场最高价。最终,苏富比的这两场拍卖共计拍得1.05亿英镑的总成交额。

次日,苏富比再次举办“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日拍”,424件拍品收获5,253.5万英镑的总成交额,加上前天晚上的拍卖,伦敦苏富比在印象派和现代艺术门类的拍卖中共计收获2.15亿英镑,略高于伦敦佳士得。此前,佳士得和苏富比拍卖行从未在伦敦吸引如此多的竞拍者。据两家拍卖行表示,近年来,一群藏品极度丰富的收藏家逐渐出现,推动竞拍价格持续走高。尤其是苏富比,相关人员表示,“这次纪录意味着5年内近5倍的价格增长,并成为最高水平的拍卖成果,竞拍者多样化的国际身份也是前所未有的”。
 2月12日,伦敦苏富比率先举办“当代艺术晚拍”,共有59件作品上拍,57件作品成交,总成交额达到8,797.15万英镑。其中,德国画家格哈德·里希特1932年的作品《墙》以1,744.25万英镑成交,位列全场第一。美国著名抽象派艺术大师赛·托姆布雷(Cy
Twombly)创作于1964年的《无题(罗马)》以1,217.85万英镑成交,安迪·沃霍尔创作于1973年的《毛泽东》也表现不俗,作品估价500万-700万英镑,最终以758.65万英镑成交。此外,里希特的另外一件作品《抽象画》也创造了400.25万英镑的成交价,位列全场第6高价。

相比之下,伦敦佳士得的表现可谓更胜一筹。2月13日,伦敦佳士得揭开“战后及当代艺术”晚拍的序幕,共计40件作品上拍,总成交额高达1.24亿英镑。如此良好的表现在很大程度得益于弗朗西斯·培根的作品《乔治·戴尔肖像》的高价成交。此画为培根1966年创作,画中所绘之人是培根的同性恋人乔治·戴尔,它被认为是培根众多恋人画像中最出色的一幅。该画曾登上1971年在巴黎举行的弗朗西斯·培根展览,也是在这次展览开幕之前,36岁的乔治·戴尔以自杀的方式离开了培根。痛苦的无以复加的培根自此逐渐远离了以前的社交圈,画风也随之转变。这幅6英尺高的作品被认为是由墨西哥金融家大卫·马丁内斯·古兹曼送拍的。它最后一次在市场上露面是2000年,当时在纽约佳士得以400万英镑售出。据悉,5年后,马丁内斯通过私人洽购,以730万英镑左右的价格买下了该作。最终,这件万众瞩目的作品以4,219.45万英镑成交。排名紧随其后的是格哈德·里希特1989年的作品《抽象画》,最终以1,957.05万英镑成交;杰夫·昆斯的雕塑作品《裂纹蛋》以1,408.25万英镑成交,位列全场第三。

隔天,苏富比的“当代艺术日拍”继续上演,上拍的259件拍品总共收获1,655.715万英镑,其中,赵无极的作品《15.11.88》估价30万-40万英镑,最终以74.65万英镑成交,成为全场最高价。最终,苏富比的这两场拍卖共计拍得1.05亿英镑的总成交额。

相比之下,伦敦佳士得的表现可谓更胜一筹。2月13日,伦敦佳士得揭开“战后及当代艺术”晚拍的序幕,共计40件作品上拍,总成交额高达1.24亿英镑。如此良好的表现在很大程度得益于弗朗西斯·培根的作品《乔治·戴尔肖像》的高价成交。此画为培根1966年创作,画中所绘之人是培根的同性恋人乔治·戴尔,它被认为是培根众多恋人画像中最出色的一幅。该画曾登上1971年在巴黎举行的弗朗西斯·培根展览,也是在这次展览开幕之前,36岁的乔治·戴尔以自杀的方式离开了培根。痛苦的无以复加的培根自此逐渐远离了以前的社交圈,画风也随之转变。这幅6英尺高的作品被认为是由墨西哥金融家大卫·马丁内斯·古兹曼送拍的。它最后一次在市场上露面是2000年,当时在纽约佳士得以400万英镑售出。据悉,5年后,马丁内斯通过私人洽购,以730万英镑左右的价格买下了该作。最终,这件万众瞩目的作品以4,219.45万英镑成交。

排名紧随其后的是格哈德·里希特1989年的作品《抽象画》,最终以1,957.05万英镑成交;杰夫·昆斯的雕塑作品《裂纹蛋》以1,408.25万英镑成交,位列全场第三。加上隔天举办的“战后及当代艺术”日间拍卖所收获的1,340.96万英镑,伦敦佳士得在该版块共计收获1.37亿英镑的总成交额,好过伦敦苏富比的表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