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底线走新路

贵州提出构建“长江经济带的生态文明建设先行区,能源、资源深加工基地和产业转移重要承接区,内陆开放型经济示范区,山地特色新型城镇化示范区,长江上游地区重要的陆路交通枢纽”等目标定位,并积极推进,取得阶段性成效

——贵州省融入长江经济带发展纪实

  早春时节,雨中的贵州梵净山别有一番风景。作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国际人与生物圈保护区成员,亿万年来这里的野生动植物始终保持和谐共存。“山上做减法,山下做加法”,以环梵净山景区为节点,一个高品质的文化旅游区域已初现端倪。
   
作为地处长江上游的内陆省份,贵州省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坚定不移守底线、走新路、奔小康,在建设长江上游生态安全屏障、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对内对外开放等方面重点发力,书写了欠发达地区深度融入长江经济带的新篇章。
    守住两条底线    
贵州有大美。这里山、水、洞、林、石交相辉映,森林覆盖率超过50%,被誉为“山地公园省”。黄果树瀑布、赤水丹霞地貌、荔波大小七孔、乌江画廊等自然风光令人心折,丰富的人文景观和多彩的民族文化相映生辉。
   
贵州很富有。这里能源资源富集,水能资源蕴藏量居全国第6位,煤炭资源保有储量超过江南11个省区市总和。目前已发现矿产近130种,有46种储量排在全国前10位,生物资源种类繁多。
   
贵州也很穷。这里是我国西部多民族聚居之地,也是贫困问题最突出的欠发达省份。受自然地理、历史等因素影响,贫困和落后依然是发展的主要矛盾。到2015年底,全省88个县(市、区)中尚有65个属于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有493万农村贫困人口。
   
因地制宜补齐短板、因势利导做强长板,处理好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关系,是贵州实现同步小康面临的当务之急。
   
2015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调研时指出,希望贵州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培植后发优势,奋力后发赶超,走出一条有别于东部、不同于西部其他省份的发展新路。
   
对于贵州来说,长江经济带战略是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深度参加长江经济带建设,对于贵州经济发展具有重大战略意义。”贵州财经大学教授张晓阳说,贵州一直都是“两江”流域的重要生态屏障,对于实现整个长江流域的生态安全举足轻重。全省88个县市中,有69个属于长江防护林保护区的范畴。贵州的资源禀赋有着其他省市所不具备的条件,特别适合聚集高端产业和高端专业人才,并承接长江下游省市的产业转移。
   
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指出,“脱离生态环境保护搞经济发展是竭泽而渔,离开经济发展抓生态环境保护是缘木求鱼”。面对既要“赶”又要“转”的双重任务,贵州坚定地发出了“多彩贵州拒绝污染”的最强音,扎实推进绿色贵州建设行动计划,牢牢守住增长速度、人民收入、贫困人口脱贫、社会安全四条发展底线和山青、天蓝、水清、地洁四条生态底线。
   
贵州省环保厅总工程师陈程介绍,通过从源头控制污染,实施生态文明建设体制改革、强化司法联动、实行跨区域联防联治等手段,贵州省把绿色发展理念落实到规划、行动和日常管理中去。经过整治,省内长江经济带流域水质得到明显改善。赤水河流域的主要断面水体水质全部在Ⅲ类以上,入、出省境断面均达II类标准,乌江流域出境断面氟化物指标全部达到规定类别的水质标准。
   
“十二五”期间,贵州完成营造林2161万亩,投入长江流域水土保持生态建设资金6.15亿元,共治理水土流失面积6592.6平方公里,100多条小流域得到治理,开展水土保持重点防治县(市)达到54个。过去5年,贵州森林覆盖率每年增长1个百分点。2015年,贵州又提出推进绿色贵州建设三年行动计划,力争用三年时间,全面绿化宜林荒山荒地,到2020年森林覆盖率达到60%,实现年均2个百分点的增长。
    破解两大瓶颈    
水利和交通,曾经是长期制约贵州发展的两大瓶颈。贵州要融入长江经济带,加快水利和交通建设尤为关键。
   
因为喀斯特地貌,贵州多雨却又缺水。“十二五”时期,贵州水利总投入达到1122亿元,是贵州水利建设史上投入最多、强度最大、速度最快的五年。为集中解决工程性缺水难题,贵州先后启动实施了水利建设“三大会战”“小康水”行动计划、水利建设“三年行动计划”等系列水利战略行动,一座座水库拔地而起,一股股清泉流进了千家万户……
   
还是因为喀斯特地貌,修路难、出行难长期阻碍着贵州的发展。在贵州调研采访,记者深切地感受到了当地干部群众对于畅达交通的渴望,以及穷省办好大交通的巨大自豪感。
   
“涉历长亭复短亭,兼旬方抵贵州城”,宋代诗人笔下的行路之难如今已不复存在。到2015年底,随着贵州望谟县至安龙县高速公路项目建成通车,贵州省提前三年实现了88个县(市、区、特区)通高速的目标,成为西部地区第一个县县通高速的省份,也是全国为数不多实现这一目标的省份之一。山隔水阻的贵州,从此成为了交通畅达的“高速贵州”。
   
内联——贵州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由2008年的933公里增加到2015年底的5128公里。高速公路网覆盖全省规划的5个1000亿元产业园区、10个200亿元产业园区、20个100亿元产业园区,以及70多个国家级和省级风景名胜区。
   
外通——向东,将打通连接长三角的高速通道;向西,建设通向东盟的国际高速大通道;向南,通过高速通道融入珠三角;向北,实现与古丝绸之路的高速连接,并为完善全国高速公路骨架网络建设作出重要贡献。
   
记者了解到,“十三五”时期,贵州省计划投入资金2900亿元,力争建成和在建高速公路里程达到7400公里以上,形成23个省际通道,使网络结构更加完善、高速公路密度进一步提高。
    路通了,老百姓的心“亮”了。
   
“高速公路修通前,我们是有区位没优势,没有七八个小时到不了贵阳,现在最快三个小时就能到了。”国家级贫困县、铜仁市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县委书记任廷浬深有感触,“沿河要变边缘为前沿!为什么敢这么说?我们是贵州最靠东靠北的一个县,也是乌江出省的最后一个县,融入长江经济带的优势巨大。”
   
船行乌江山峡,青山相对,水如碧玉。作为贵州省第一大河,乌江是贵州融入长江经济带的重要载体。昔日乌江,也曾百舸争流商旅云集,然而最近十几年来,由于通航设施与水电站建设不同步,乌江流域仅能开展区间内短途的库区客货运输,通江达海的作用无法发挥。历经数年的航道整治和港口布局优化,今年6月,乌江将迎来500吨级航道复航前的首次试航,到2017年10月建成构皮滩500吨级升船机后,贵州北入长江、连接长三角经济区的出省水运通道将全面打通,实现“一船”直通长江。
   
航道畅通、枢纽互通、江海联通、关检直通,正在助力贵州西部内陆开放新高地建设。自2015年8月,长江经济带12个直属检验检疫局启动检验检疫通关一体化模式至今,贵州省263家诚信评级B级及以上的进出口企业已出口277批次、货值7317万美元;进口117批次、货值2631万美元。
    主攻三大战略 www.55555.com,   
交通的改善,带来了物流、人流、信息流,贵州的绿水青山,正在变成金山银山。
   
如何把后发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贵州的思路很清晰,那就是“念好山字经,做好水文章,打好生态牌”。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不走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取一时经济增长的邪路,也不走捧着青山绿水“金饭碗”过穷日子的穷路,要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百姓富、生态美的新路,努力实现弯道取直、后发赶超。
   
“该开发的,提高质量开发;该保护的,真真实实保护。”贵州省发改委总规划师张美钧说。当前,贵州正在千方百计做强大数据、大旅游、大生态三大战略产业。这并非异想天开,而是来自对国情省情的深刻洞察——贵州具有空气清新和气候凉爽的优势,能够在大数据、大健康等新兴产业发展上抢占先机;具有资源丰富和交通改善带来的区位优势,能够通过交通发展唤醒“沉睡”的资源;具有劳动力丰富和市场潜力巨大的优势,能够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劳动力支撑和市场需求。
   
在北京·贵阳大数据应用展示中心,记者了解到,三大电信运营商以及微软、富士康、阿里巴巴、华为等国内外知名企业正在抢滩“云上贵州”。土生土长的朗玛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也在借大数据东风,积极布局互联网医疗和大健康产业。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贵州省大数据电子信息工商注册企业达到1.7万家,以电子信息产业为主导的园区25个,以大数据引领的贵州电子信息产业2015年增加值同比增长80%以上。
   
过去“藏在深山人未识”的青山秀水,如今吸引来越来越多的游客。记者在贵阳、遵义、铜仁等地采访期间,虽然时值旅游淡季,但淡季不淡,各类景区游人如织,其中不少是从四川、广东、北京等地慕名而来。“生态是我们融入长江经济带的最大优势。”铜仁市市长陈晏很有信心,“我们要结合供给侧改革,提供高端旅游产品,争创全域旅游示范区,实现大旅游产业井喷式增长”。
   
三大战略的效益正在显现。据统计,“十二五”期间,贵州省大数据信息产业年均增长37.7%,电子商务交易额年均增长64%,旅游总收入年均增长27%,服务业增加值年均增长12.5%。
   
“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五百年后看,云贵胜江南”。今日贵州,借力长江经济带,已经与“江南”难以分割。黔山秀水间,3500余万贵州人民正在埋头苦干,努力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实际和时代要求的后发赶超之路。(记者 张曙红 熊丽 王新伟)

贵州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试验区,牢牢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在对接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中取得积极进展。作为长江经济带重要成员,贵州区域开发的独特性优势在哪里?《经济日报》记者专访了贵州省社会科学院院长吴大华。
记者:贵州在长江经济带中处于什么地位,在新一轮产业结构调整中有哪些优势?

吴大华:贵州在长江经济带中处于特殊而又有利地位。贵州位于长江经济带上游腹地,是长江、珠江上游重要的生态屏障。从经济角度分析,贵州属经济洼地,与沿江各省经济结构雷同度较低,合作大于竞争。贵州提出构建长江经济带的生态文明建设先行区,已取得阶段性成效。

一是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推动绿色发展。全省以绿色贵州建设三年行动计划为载体,加快建设生态文明试验区:制定了实施绿色发展建设生态文明意见,制定了生态文明目标评价考核办法和绿色发展指数,启动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试点,全面实行“河长制”并延伸至乡镇等。

二是开放发展,推进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建设。近年来,贵州省全方位对外开放格局初步形成,建成了一批合作产业园区,与贵州有经贸来往的国家和地区发展到190多个;开放环境持续优化,出台了深化改革加快内陆开放型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在贵安新区、贵阳高新区、瓮安县实现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改革试点,开展国家首批内陆沿边地区国际贸易“单一窗口”试点等。

记者:贵州省在“深度对接和融入长江经济带协同发展”中,做了哪些具体工作?

吴大华:贵州根据自身特点积极打造以交通为重点的基础设施建设,构建以大数据、山地旅游、现代山地特色高效农业、大健康养生产业为重点的产业体系,打造贵安新区、贵阳综合保税区等“1+7”重点开放创新平台和构建全方位开放格局,深入融入长江经济带发展。

交通方面,贵州省高速公路里程突破5400千米,已实现县县通高速;贵广、沪昆等高铁已通车,基本建成了全国主要经济城市2至7小时高铁交通圈;通航机场实现9个市州全覆盖,乌江航道基本贯通。

产业发展方面,贵州省着力夯实大数据基础设施层、系统平台层,大数据产业蓬勃发展。

着力实施快旅慢游体系建设,打造了一批重点旅游项目,推动了全省山地旅游业发展。

大力推动农业结构调整,贵州省385个现代高效农业示范园区完成产值1976亿元,绿色无公害有机农产品种植面积占比提高到27%。

在开放格局构建方面,贵安新区等全省“1+7”国家级重点开放平台的有力推进,贵阳航空口岸和遵义临时口岸国际航班达到20条,电子口岸正式运行、无水港建设进入新阶段。与长江经济带各省区市实现通关一体化,建成一批合作产业园区。

记者:实施“长江经济带”战略,贵州的发展优势体现在哪些方面?

吴大华: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的提出,使贵州迎来新机遇,发展潜力逐步得到体现。从发展速度上看,“贵州速度”令人瞩目,全省地区生产总值持续6年位居全国前三位,多项指标持续位居全国第一。

从发展总量看,2015年,全省地区生产总值突破万亿元,占全国的比重由2010年的1.13%提高到2015年的1.55%,预计2016年地区生产总值可达11600亿元左右。

从发展质量来看,全省贫困人口从2011年1149万人下降到2015年的493万人,贫困发生率从33.4%下降到14%;城镇化率达到44%。

“十三五”期间,贵州将在基础设施、产业结构调整、加快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建设等方面继续发力,积极融入长江经济带,实现后发赶超。(经济日报记者
王新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