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我国北方地区天气回暖,又进入到候鸟迁徙的季节,在年复一年的南来北往中,它们既要承受来自自然界的生存考验,又要面临人类活动带来的侵扰——湿地退化,人鸟争粮,以观赏之名的打搅,甚至是无情捕杀……
  野生鸟类尤其是候鸟对栖息环境质量的要求极高,因此成为国际公认的最能直观反映地区生态文明发展程度的标志。为了给候鸟营造一个安全的栖息环境,最大限度地排除人类活动的干扰,各地采取了很多强有力的保护措施。
  保护湿地,守护候鸟家园 www.55555.com,  保护好原生态的湖泊、湿地,是给候鸟最好的“礼物”。近年来,不少地方通过立法保护湿地、退耕还林还湿、改善湿地水质等措施,优化候鸟的生存环境,为人类与这些“长着翅膀的朋友”和谐相处创造更好的条件。
  辽宁法库县是著名的“白鹤之乡”,每年70%以上的白鹤东部种群都会在这里的獾子洞湿地停歇。湿地恢复工程成为法库县保护湿地的重头戏,目前法库县已完成宽10米、深1米的环湖沟7000余延长米的治理任务,预计到今年5月可完成11800米,包括河滩治理、植被恢复、疏浚清淤等全部工程将于8月完成。
  湿地的恢复为候鸟提供了良好的休憩地。“上个月的一天早上,我们监测到的迁徙回来的白鹤已经有200多只了!”法库县旅游局局长杨秀玲兴奋地说。
  云南昭通大山包自然保护区内分布着5958公顷高山沼泽化草甸湿地,是黑颈鹤等越冬水禽的重要栖息地。近年来,当地实施了移民搬迁、退耕还林、退耕还湿等多个保护恢复项目。目前,大山包国际重要湿地已被列入国家2014年湿地生态效益补偿试点,中央财政资金将对周边村民提供生态效益补偿,并进行村庄生态环境整治。
  每年秋冬季,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研究员杨晓君的团队都会去大山包做观测。据他介绍,这几年到大山包越冬的黑颈鹤数量稳中有升,从1990年的200余只增加到2004年1月14日的1186只,“2014年11月28日更是曾经记录到1269只”。
  生态补偿探索候鸟保护新机制   鄱阳湖畔仍春寒料峭时,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昌邑乡昌北村的村民们已经开始下田备耕了。“一亩田补偿56元,村里9000多亩水田获得了50多万元的农作物受损补偿,我们爱鸟护鸟的积极性更高了。”村民陶学才高兴地说。
  昌北村紧邻鄱阳湖。据当地村民讲,每到播种中稻和晚稻时,圩堤外的野鸭子就会在夜里飞到田里吃稻谷,还会把未收割的稻子踩坏。为了剩下的禾苗能够赶上生长期,农户往往还要多施一次肥。
  陶学才去年种了30亩晚稻,寒潮一过就赶紧下田收割。“天气冷时,湖田就是野鸭子的避风港和‘食物库’。一亩能产1000多斤稻谷的稻田被候鸟落过后,运气好的能收六七百斤谷子,运气不好的就只有两三百斤。”陶学才说,村民们都期盼着因保护候鸟带来的粮食损失能够得到一些补偿。
  很快,大家的期盼有了结果:经国家林业局批准,新建区鄱阳湖国际重要湿地周边的县区被列为2014年中央财政湿地生态效益补偿试点,获得补偿款670万元,主要用于周边农作物受损补偿和村组(社区)生态修复。今年,该区根据实施方案下拨了165.19万元资金用于沿湖村民农作物受损补偿,补偿面积达29498.51亩,覆盖人口10848人。
  探索保护与发展“两全之策”   除了生态效益补偿,一些地方还在探索候鸟保护与经济发展的“两全之策”。
  由于过度狩猎和生存环境恶化,青头潜鸭的总体数量急剧减少,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入2013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2015年,林业部门调查发现,武汉天河机场的净空保护区内居然是青头潜鸭的繁殖地,但是根据民航法规定,此处禁止饲养、放飞影响飞行安全的鸟类,更不用说规划候鸟湿地保护区了。
  “正因为处于净空保护区,该地的原生态才得以更好地保留,不仅人类活动少、安静,而且水质好、食物多,因而被青头潜鸭‘看上’。”据武汉市园林和林业局野保处处长程本泽介绍,该局正在探索关于候鸟保护与机场发展的两全之策,“比如从机场外围由宽变窄地楔入大型绿地作为过渡,将鸟类引导到安全区域等”。
  “保护候鸟需要政府部门积极主导、科学家加强研究和监测、民间保护团体有效配合。其中,政府部门应加强立法执法,坚决打击非法猎杀候鸟的行为,建立、管理好自然保护区;科学家有关迁徙路线、活动规律、致危因素的研究成果可以为候鸟保护提供科学的依据和支撑;民间保护团体则是伸向基层的强大‘触角’,可以及时发现并举报伤害候鸟的行为,促进对非法捕杀候鸟行为的打击力度。”在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张正旺看来,让候鸟平安地返乡应该成为一个大家共同遵守的“承诺”。(记者 张蕾)

首批夏候鸟飞抵长江中下游,个别冬候鸟准备北迁 这个冬季,候鸟过得好安逸

  核心阅读   迁徙是候鸟对自然环境变化的本能反应。在一年又一年南来北往的迁徙中,它们要面对人类的干扰、湿地的退化等种种因素的考验。
  为保护候鸟,近年来,不少地区通过立法保护湿地、退耕还林还湿、改善湿地水质等措施,优化它们的生存环境,为人与这些长着翅膀的朋友和谐相处创造了更好的条件。
 
  2月22日,湖南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观测发现,随着气温回暖,一些在那里越冬的候鸟开始聚集,觅食储备能量,为长途跋涉做好准备。
  而在我国最大的候鸟越冬地江西鄱阳湖,2月18日,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观察并拍摄到了2只灰头麦鸡。这是今年发现的首批夏候鸟。随着夏候鸟从南方飞抵鄱阳湖,冬候鸟将陆续分批北迁,完成整个夏候鸟和冬候鸟“换班”交接。
  这个冬天,在我国境内越冬的各类候鸟过得好吗?日前,本报记者深入候鸟主要迁徙地、越冬地调研。
  织牢候鸟越冬安全防护网,最大限度排除对候鸟的干扰   辽宁庄河、青海湖、云南昆明都是著名的候鸟繁殖地或越冬地,每年专门到这些地方观赏黑脸琵鹭、大天鹅和红嘴鸥的游客、摄影爱好者都不在少数。然而,这种出于喜爱的行为,也给候鸟的生活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辽宁庄河市野保站负责人介绍,每年闻讯从外地来观鸟、拍摄的人不少,这些干扰迫使黑脸琵鹭从2010年—2012年连续3年放弃了形人坨子繁殖地,搬到筑巢、觅食都更加困难的繁殖地牛心坨子。“尽管那里繁殖条件更加恶劣,但毕竟天险一时阻止了那些所谓的爱鸟人士登岛。”中国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委员、沈阳理工大学教授周海翔庆幸地说。
  为了保护候鸟,各地采取了多种强力措施保护环境,最大限度排除对候鸟的干扰。比如在庄河市,2013年,黑脸琵鹭才开始回到形人坨子繁殖地,2014年在形人坨子西侧崖头繁殖至少12巢。
  每年冬季,有几百万只候鸟选择在我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越冬。为了织牢候鸟越冬安全防护网,江西省滨湖县市都成立了鄱阳湖候鸟保护专项领导小组,组成专业的护鸟执法队,重点清除和拆除湖区的毒饵和天网,对偷猎等违法犯罪行为保持高压态势。
  还有的地方干脆“低调处理”。每年11月中旬至次年3月底,中华秋沙鸭会在江西上饶的信江越冬。这种珍贵的鸟儿难得一见,但上饶市弋阳县中华秋沙鸭保护协会会长杨斌就不建议把这些美丽精灵当作炫耀的名片。“中华秋沙鸭警惕性高,容易受惊,曾有某地因为摄影爱好者过多去拍摄导致秋沙鸭飞走的情况发生,也有盗猎情况发生,”杨斌强调,我们只有守护好这份得天独厚的宁静、舒适,才能让信江成为它们永远的家。
  其实,不止中华秋沙鸭,很多胆小的鸟儿都需要这样一份宁静和舒适。
  保护好原生态的湖泊、湿地,是给越冬候鸟最好的“礼物”   “鸟类对环境变化最敏感。”深圳市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项目主管李燊说。近年来,湿地退化、海水倒灌、土地开发等,直接影响越冬候鸟的“生活质量”。保护好原生态的湖泊、湿地,是对候鸟越冬的最好“礼物”。
  “水污染、城市噪音、光污染以及无序捕捞都会影响鸟类对栖息地的选择。”广东内伶仃福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员杨琼博士表示,深圳湾位于城市腹地,极易受人类活动干扰,而非法捕捞也使得深圳湾内的鱼虾、贝类等鸟类食物大幅减少。
  辽宁法库县是著名的“白鹤之乡”,每年70%以上的白鹤东部种群会在法库县獾子洞湿地停歇。“过去,为了多种粮食,一些居民侵占湿地造地。有些村民甚至拿网捕鸟捕鱼。”紧邻獾子洞湿地的杨家堡村村民吴大胜说。为了给候鸟良好的生存空间,法库县收回湿地周边耕地千余亩,引导群众参与白鹤保护。
  上世纪70年代初,由于围海造田,贵州草海水域面积从45平方公里减至5平方公里,生态系统濒临崩溃,产生了人畜饮水困难、候鸟他迁等恶果。当地在1985年建立省级综合自然保护区,1992年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现在每年有上千只黑颈鹤在这里越冬。
  山东东营自2002年起利用黄河调水调沙的时机,对部分退化的湿地进行淡水补给,投资1亿元成功修复2.3万公顷湿地。2010年,东营市又实施了刁口河流路生态调水工程,断流34年的黄河古道重新实现全线过水,碧波荡漾,芦苇连片生长。栖息地改善工程为留住东方白鹳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候鸟迁徙的重要驿站新疆博斯腾湖,为遏制湖水水质持续恶化,近年来,中央、自治区和地方政府相继投资了4.7亿元对博湖进行治理,目前该湖水质已向总体轻度污染、局部中度污染好转,咸化趋势也得以遏制。
  探索保护与发展“两全之策”,一度罕见的候鸟如今成为一些地方的常客   近年来,随着生态环境的改善,曾经罕见的候鸟如今在一些自然保护区内成为常客。但与此同时,伴随着经济快速增长,部分野生动物栖息地也遭到破坏。
  据海南西联农场新盈社区森林站站长陈冠伟介绍,2006年农场实施退塘还林,红树林周围的鱼虾养殖塘大幅减少,毁林开塘的行为得到有效遏制,2011年和2014年还先后补种了200多亩红树林。眼下,西联农场正用有限的经费修整绿化公园入口的道路,修建红树林科普馆、候鸟观测台、宣教广场等,希望开放湿地旅游来带动长远的保护与发展。
  “这片海湾先后投资6000多万元用于清淤和生态修复,使3000亩浅水区变成水深两米的深水区,增加白天鹅主食——大叶藻繁殖区约40万平方米。”站在天鹅湖畔,山东省荣成市林业局副局长闫建国说,这些都是水底下的投入,看不见,但效果很明显,“最多的时候,天鹅湖能有6000余只白天鹅同时栖息,密密麻麻数不清”。
  受厄尔尼诺现象影响,去年冬天我国南方地区持续罕见冬汛。在我国越冬候鸟最集中的长江中下游地区,突如其来的罕见高水位,使鸟儿觅食出现困难。江西鄱阳湖、安徽升金湖的管理部门人工抛撒谷物,很快缓解了候鸟的“口粮”短缺问题。
  青头潜鸭是全球极度濒危物种。去年,林业部门的调查发现,武汉天河机场的净空保护区内居然是青头潜鸭的繁殖地。根据民航法的规定,此处禁止饲养、放飞影响飞行安全的鸟类动物和其他物体,更不要说是在此地规划保护鸟类及其他野生动物的湿地保护区域了。
  “其实,正因为处于净空保护区中,该地的原生态才得以更好地保留,不仅水质好、人类活动少,而且安静、食物多,因而被青头潜鸭‘看上’。”武汉市园林和林业局野保处处长程本泽说,该局正在探索两全之策,比如将更大范围的地块纳入到绿楔范围内,修复湿地,将鸟类引导到安全区域等。(记者程晨、吴齐强、王金海、杨文明、王梅、吕绍刚、刘洪超、郝迎灿、程远州、卞民德、李亚楠、黄晓慧报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