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山人”走了

太行石头多,太行多故事。提起李保国,人们说,他的故事就像太行山的石头一样多。
每年在山里务农超过200天,推广36项实用技术,累计增加农业产值超过35亿元,许多在贫瘠山沟里刨食的农民因他而一甩穷帽;先后完成山区开发研究成果28项,建立了太行山板栗集约栽培、优质无公害苹果栽培、绿色核桃栽培等技术体系,带动了全省板栗、苹果、核桃产业发展……
稀疏的头发,黝黑的皮肤,朴素的衣裳,长满茧子的双手——58岁的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保国,像个地道农民。30多年来,他一头扎进太行山,引导10万群众脱贫奔小康,被誉为太行新愚公。
扎根太行誓让荒山披绿装
1981年,李保国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椅子还没坐热,上班仅十几天的他就响应学校号召扎进太行山,搞起山区开发研究。
当时的太行山,水旱灾频繁,交通不便,三分之二的地区人均收入不足50元。李保国跟课题组的同事们选择了极度贫困的前南峪村作为开发试点,跟石头山较起了劲儿。
前南峪村的山土层薄、不涵水,土壤瘠薄、有机质少,再加上干旱少雨,基本上年年种树不见树,年年造林不见林。为了摸清当地山区的脾气秉性,解决种树难题,李保国起早贪黑,跑遍了山上的沟沟坎坎,晚上挑灯夜读,分析数据,寻求破解之道。一个个难题在白天的翻山越岭中,在夜晚柴油灯的陪伴中不断得到解决。
李保国提出的聚集土壤,聚集径流方法,让前南峪的山土厚了、水多了,树木栽植成活率从原来的10%一跃达到了90%。经过十几年的开发治理,前南峪的沟沟壑壑洋槐头、果树腰,变成了太行山最绿的地方之一。1996年,50年一遇的暴雨重创邢台西部山区,前南峪村却青葱依旧。乡亲们说,是李保国传授的治山方法救了前南峪。
山上行得通,丘陵地区如何呢?李保国又将目光投到干旱的太行山丘陵地区。
临城县凤凰岭,乱石丛生,草木皆无。村民们说,从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种树,种了死,死了种,再种还是死。他们找到了李保国。通过采样发现,表层是乱石滩,下面是僵石层。那是最硬的骨头了。李保国说,僵石强碱性,乱石滩不存水,根本种不活树。
www.55555.com,把僵石刨出来,换上土不就可以了吗?在李保国指导下,绿岭公司在干旱丘陵岗地开辟了治理战场,机械化开沟整地、节水灌溉……
如今,140万亩荒山披上了绿装。李保国荣获了全国绿化奖章、全国优秀科技特派员、河北省特等劳动模范等称号,但用他的话说,最高兴的还是为太行山生态环境改善出了一份力。
产业富民百姓走上致富路
生存问题解决后,李保国将目光转向发展:如何让村民富起来。
李保国说:仅能长树是不够的,还要找到适合山区特点的栽种技术,把财富带给山区百姓。
1996年,李保国跟随河北农大科技救灾团来到岗底村。大洪水刚刚冲毁了村里的250多亩耕地。看着时任村支书杨双牛难过的样子,李保国在一个烟盒上写了个电话号码,递给杨双牛,说:我可以帮你们富起来。
如约而行,李保国带着同在河北农大任教的妻子郭素萍搬到了岗底村住下来。白天,李保国一座山接一座山考察;中午啃一个馒头,喝壶凉白开;晚上,他又挑灯夜战,仔细整理考察数据。半个月下来,李保国为村子做出致富规划:一是人均2亩苹果,平均收入2万元;二是人均发展板栗5亩,平均收入5000元;三是人均2只小尾寒羊,平均收入3000元。
蓝图画好了,但实施起来却并不顺利。李保国首先要对果树进行修剪,看着大把大把剪下来的树枝,村民们个个都心疼。接着又开始疏花疏果,看着满地落下的小苹果,许多农民不干了:果子没有长大就给扔了,怎么丰产?到时候他一拍屁股走了,我们找谁说理去?
到了秋天,事实说话了:及时修剪并疏花疏果的苹果长得又大又好;没有修剪并疏花疏果的苹果又小又不好看,卖不上好价钱。
接着,李保国又推广苹果套袋技术,这项新技术当时在河北省尚无先例。苹果不见光还能长?面对群众的不理解,李保国拿出5万多元科研经费买来纸袋,手把手教村民套袋。秋天,套袋苹果又大又红,5两到6两的每个卖10元,8两以上的每个卖50元,最高的卖到了100元。而没套袋的苹果还是卖不上价钱。这下,群众服了。
从套袋、去袋、转果,到摘叶、铺反光膜、施肥,李保国创立了128道苹果生产管理工序,并印成明白纸,让村民像工人生产标准件一样生产苹果。注册的富岗苹果多次获奖,并获得全国驰名商标。如今,富岗苹果连锁基地发展到369个村,种植面积5.8万亩,产量超过1亿公斤,7万多名村民走上了致富路。
生产实践需要什么,科技工作者就应因地制宜钻研什么。一直是李保国追求的目标。
他为临城县的绿岭公司探索出了优质薄皮核桃绿色高效栽培技术体系,使过去草都长不好的荒岗栽上了摇钱树。2002年,市场上的普通核桃每公斤不到4元,而李保国指导生产的薄皮核桃,一上市就卖出了每公斤30元的高价,而且供不应求。如今,以绿岭为品牌的薄皮核桃在临城已种植20万亩,核桃产业年产值超过20亿元。
板栗在太行山种植历史悠久,但前南峪的板栗曾经因为管理滞后,产量很低。李保国用三年时间研究出双枝更新修剪法。采用新修剪技术的第二年,前南峪的板栗产值就翻了两番。和前南峪一样,邢台县、沙河市、内丘县,许多板栗集中产区的农民,都接受过李保国手把手的指导。
30多年来,李保国示范推广36项标准化林业技术,累计应用面积1826万亩,累计增加农业产值35亿元,纯增收28.5亿元。许多世世代代在荒山上刨食的农民腰包鼓起来。
科技培训果农成了技术员
深冬的太行山, 一场大雪刚刚飘过。
在邢台县前南峪村,裹着厚棉衣的李保国像往常一样来到苹果园里,村民们急切地围上来。李老师快给我们讲讲吧,冬季的苹果咋管理!
‘去掉直立条,不留扇子面’。像这棵树,凡是往上长、往起抬的枝,超过40厘米一概不要。现在不舍得剪,以后就会长成大锅盖,影响采光……李保国搓搓冻僵的手,一手持剪,一手拿锯,手起枝落,动作娴熟,通俗易懂的大白话,让围在他身旁的农民们纷纷点头。
专程从邢台县宋家庄赶来听课的村民安炳玉说:我听李老师讲课好多次了。我和亲戚可沾他的光了。原来安炳玉有个亲戚在内丘县岗底村。有一年,下大雪,李保国打电话到岗底村,让人都上山,把树上的雪都摇下来,然后把村里能发烟的东西都运到山上,夜里12点开始熏烟,一亩地四到五堆。第二天,李保国不顾雪后路滑来到岗底村。
花冻了85%,果农们垂头丧气,村干部杨和平说:这下完了。李保国一户一户看过后说:问题不大,有10%的花就够用了。马上召集人,布置到外地找花粉,人工授粉。那一年岗底苹果基本不减产,反而增收了。
作为一个林业专家,一定要了解农民,给他们实用、适用的知识。李保国说,农民最讲究眼见为实,要让农民把技术落实到位,必须先做给他们看,再带着他们干。
多年来,他举办不同层次的培训班800余次,培训人员9万余人(次),许多果农都成了技术把式。经他直接帮扶的村庄已达到三四十个,间接带动发展起来的村庄百余个。
全面建小康,短板难点在山区;扶贫攻坚,科学技术是杠杆。年近花甲的李保国说,这辈子最过瘾的一件事,就是把越来越多的农民变成了专家,共同致富奔小康。
他爱老百姓,百姓更爱他。
有一次,李保国行至内丘县摩天岭村遇上交通堵塞,进退不得。他下车察看,被村民认了出来。听说他急着回保定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人群中有人喊道:快把我家院墙推了,让李老师的车过去!没容李保国阻拦,几个人一拥而上,硬是将路边一堵土坯墙围成的农家院扒开一个三米多宽的缺口,让车通过。
那时的场景,李保国至今难忘。
常年奔走在山里,和果农们熟了,特别有感情。李保国说,乡亲们家里做了好吃的,都会把我往家里拽。有时候,还真左右为难,一天得吃五六家的饭。不去,不好意思。每次都借着吃饭的功夫,再讲讲农技课,变成有针对性的农技辅导。
30多年扎根深山,李保国的名字已经在山区群众口中变成了致富的代名词。很多人打电话找李保国,想让他去规划自己的果园、自己的山村,是因为这位出身农民家庭的林业专家早已成为山区群众的良师挚友。
在李保国的手机通讯录里,记者还看到有很多奇怪的名字:岗底苹果、山腰板栗……这些都是农民打来的电话,实在听不清他们姓名,就这么先记下来。李保国说,电话里900多个号码,其中农民的至少占1/3。
山乡巨变不忘太行新愚公
李保国的故事已走进千千万万山区村民的心里。在前南峪村,记者看到村里人把他的事迹刻成碑文,矗立在村口;在岗底村,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成果展示厅里,一共五个部分的展板,四个部分里有他的身影;在许许多多村民的家常用语中,说起他的名字已像身边的亲人一样亲切自然。
李保国为百姓谋幸福的脚步从未停歇。他不满足于一亩山地效益不低于一亩良田的现状,下一步,山地效益将是良田的1.4倍以上。为此,他开发了干旱山区的高效循环利用技术,瞄准太行山区干旱阳坡充足的光热资源和自然阶梯优势,将平原区日光温室错季栽培技术转移到山区,使山地的土地利用率达到90%以上。
荒山,一座座变绿;林果,一天天挂满枝头;笑颜,一天天绽放。30多年来,李保国,这位太行赤子为秃岭披绿、为荒岗生金,倾注了多少心血与艰辛,没有人知道,但他们用执著和坚毅,书写下一段新愚公的动人故事,巍巍太行一定会铭记。(助理记者
刘杨)

——追记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保国(上)

  硬汉杨双牛哭了。
   
这是他第二次在李保国面前哭,只不过这次面对的是一张黑白遗像。4月10日凌晨,58岁的李保国因突发心脏病永远地走了。
   
20年前,一场暴雨“洗劫”了河北省内丘县岗底村,面对满村狼藉,一向硬气的村子带头人杨双牛哽咽难言。跟随科技救灾团来的李保国盯着杨双牛手上又黑又干的苹果沉默片刻,坚定地说:“你要是愿意,我们把苹果做起来。”多年后,承诺变成了现实:岗底卖出了100元一个的“天价”苹果,成了太行山上的富裕村。
   
李保国的微信名叫“老山人”。这位每年都有200多天奔波于太行山的“老山人”,将几十项科技“种子”播撒在1826万亩的山地上,累计增加农业产值35亿元,为太行山区农民增收28.5亿元,带动10余万山区农民脱贫致富。
   
4月12日,保定殡仪馆哀乐低回。前来吊唁的两千多人排成长队。邢台市浆水村的20多位村民自发赶来,噙着泪拉起吊唁横幅;秦皇岛土门子镇的马春海驱车5个小时赶到,不愿相信刚说过“我过段会再来”的技术恩师永远不会再来了。
    这一天,风吹过漫山遍野的果树,花落如雨,仿佛在祭奠这位“老山人”。
    始终坚守科技扶贫信念    
“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追悼会现场,从邢台县浆水镇前南峪村赶来的村党委书记郭天林眼眶泛红。“怎么说走就走了?”他低头自语。
   
“山是和尚头,下雨遍地流,冲毁河滩地,十年九不收”。过去提起前南峪村,人们总是摇头。如今,这片曾经“鸟不拉屎”的荒山秃沟摇身一变,成为太行山最绿的风景、重要的苹果生产基地。
   
“村里1200多亩苹果园,以前年产苹果7万公斤,现在是140万公斤,村子年收入860万元。”郭天林感慨地说,前南峪村的巨变,离不开李保国。
   
上世纪80年代初,李保国到前南峪村搞山区开发研究。治山之余,李保国主动提出指导村民管理苹果树。没料刚开口,就碰了“一鼻子灰”。
    队长郑津玉问他:“你哪年生的?”
    李保国说:“1958年。”
    郑津玉撇嘴笑了:“我1956年就开始管果园了,到这儿来的教授多了去了。”
    李保国也不怯:“你先分给我100棵树管管看。”
   
一片质疑声中,李保国开始修剪分给他的果树。一年下来,他管理的果树,结出的果子大、颜色好、味道正,两块五一斤供不应求,市场上的苹果只能卖到三四毛一斤。两相对比,村民们服了气,纷纷找他来“取经”。
   
“要让农民相信新技术,就得先做给他们看。”这是李保国常说的一句话。让农民信服不是件容易事。1997年,李保国带着新技术来到邢台市内丘县岗底村。他教村民给苹果套袋,有人抱怨:“衣服人都不够穿,还给苹果穿两层?把苹果捂烂了咋办?”
   
农民讲究眼见为实,那时没人拿他当回事。有几次,李保国骑着自行车到相邻的白塔村,主动“兜售”他的“苹果经”,接连去了四五次都被村民以“没空”的理由,拒之门外。实在禁不住叨扰,一位农民告诉他,“别再来了,我想刨掉苹果树种玉米”。
   
怎么办?一番权衡,李保国掏出几万元科研经费,买来纸袋,手把手教岗底村农民给苹果套袋。事实让村民笑开了花,套袋的苹果产量没减反而增加,而且颜色“跟城里小姑娘的脸一样粉扑扑的!”
   
在李保国的指导下,如今的富岗苹果成了中国驰名商标。“全面建小康,难点在山区;扶贫攻坚,科学技术是杠杆。”秉持这个信念,李保国先后帮助邢台县前南峪村等16处穷山区走上致富路。
    荒山长满摇钱树    
李保国的研究生弟子顾玉红在整理老师遗物时,突然看到了手提袋里装着的几个核桃。一瞬间,她泣不成声。
   
这不仅仅是核桃,还是一个梦。10多年前,河北临城县城北的狐子沟是一片乱石堆积的荒岗。绿岭公司恰位于此。面对这片连草都长不好的荒岗,绿岭公司董事长高胜福很焦虑。经人介绍,他请来了李保国。不过见面那刻,他大失所望。眼见这个黝黑的人,一身穿着土不拉几,哪是大学教授,分明是个农民!可一聊起来,他发现这位“农民”知识渊博、很有主见,是个干实事的人。他们一拍即合,梦想把这荒岗拿下。
   
说干就干。李保国带着课题组数月穿梭在乱石荆棘中,选取86个样方,细查植被、土壤和水土流失状况,确立了“聚土集水”的开发策略,决定选种早实薄皮核桃。
   
万事开头难,有了开头万事也难。传统的栽种方法是“三埋两踩一提苗”,可用这种方法核桃的成活率只有40%。看着死掉的树苗,农民心疼得直抹泪。李保国仔细研究后发现,用老法子栽种,浇水后树苗不易吸收水分,自然难活。于是,他发明了一种新方法,先把水灌进去,再用土掩埋,这样水分不易流失。这一创新将树苗的成活率提高到了95%以上。
   
近20年来,李保国帮绿岭攻克了几十项大的技术难题,解决的小问题更是不计其数。如今,绿岭年收入已经从最初的几十万元变成了2.3亿元,成为太行山区优质核桃产业的领军者。
   
李保国古道热肠,但有时也很“霸道”,“我说的对就必须听我的”。跟企业合作,李保国总会事先“约法三章”:企业的钱一分不收,但你必须听我的,给我干成事;而且,坚决不做一把手。坚守这样的“边界”,李保国有自己的考虑,“如果一领办企业,精力就不能全放在推广上了。我就负责出技术、找思路,经营由他们负责”。
   
10多年里,李保国指挥运用太行山板栗栽培、优质无公害苹果栽培、绿色核桃栽培等技术“神笔”,在太行山的无数荒岗上“画”下一棵棵摇钱树。过去的前南峪村“年年造林不见林”,科学种植苹果、板栗、核桃后,林木覆盖率达90.7%,还获得了联合国“全球环境保护五百佳”提名。
    被儿子“嫉妒”的学生    
“饭熟了,吃饭了!”多年前,李保国带着顾玉红等学生到村里做教学实践。村里安排了一位大姐给他们做饭,但她家里一忙也顾不上了。李保国就成了学生们的厨师。一早上,当学生们睁开惺忪的睡眼,李保国已经在灶上忙活了。
   
李保国先后为本科生、研究生主讲9门课程,每年超额完成教学工作。他的儿子有时会流露出“妒意”,因为父亲跟学生在一起的时间要比陪他的时间多。
   
李保国带学生讲究因材施教。如今在石家庄果树研究所工作的秦立者,是李保国的一位研究生。知道秦立者自尊心强、脸皮薄,李保国说话时就格外注意,从不说一句严厉话,还为训练她的胆识想方设法创造机会。有时同去果园,李保国借机给秦立者出题,“立者,你看这片果园该怎么管?”一旦秦立者回答正确,李保国便跟果农说,“好,就按立者说的办”。慢慢地,秦立者的学术越做越好,越做越自信。现在她已经成了单位的业务骨干。
   
李迎超那年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李保国的研究生。可这个聪明小伙有点不认真,李保国对他不吝“批评”。一天,李保国问他:你一天能嫁接多少棵树?他洋洋自得地说:几十棵。李保国立刻变了脸,批评道:“工人一天能嫁接五六百棵树,你一个研究生还比不上他们?你赶紧去练习,不仅数量上要比过,成功率也要在90%以上。我一棵一棵给你数着!”在老师严厉训导下,李迎超后来一天能嫁接700棵树。如今在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工作的他已是学界新秀。
   
李保国将研究生们集合在一个叫“桃李之家”的微信群里。4月8日上午,李保国走的前两天,“11硕-祁娇娇”在群里发了几张照片,问道:我这有一片树,主枝上全是小裂口,裂得多的枝条就死了,是什么原因啊?晚上9点,“老山人”回复:“娇娇的树是一年生枝条时的大绿浮尘子产卵造成的冻害。”
    这是学生们收到导师李保国的最后一条信息。(记者  雷汉发  董碧娟 
沈慧)

相关文章